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美文共赏 >>抒情
流花溪/叶梅
作者:叶梅 发布时间:2021/2/1 点击次数:200 字体【

 

  只知道,一条河会给一座城市带来最为活泼的灵性,所有美丽的城市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河,时刻能叫出名字,让人亲切而又感怀的河。但未曾料想,在南方,面朝大海的榕城福州,穿行于三坊七巷、华林寺、乌塔、马尾船政遗址及林立的高楼、闽江口金三角经济圈之间的大河小河,竟然有156条。
  大河如闽江,小河如这流花溪,或奔腾或涓涓流淌,汇成了灵动美妙的有福之州。
  仓山区南台岛上的这条流花溪,在156条河之中应属最小的了。它的潺潺流水不足十里,地图上几乎找不到它的名字。但实际上它并非孤独的小河,它是闽江顽皮的孩子,乳汁饱满的母亲从武夷山向东而来,一路携着众多儿女,在即将奔向东海之前,更是奔腾跳跃,造化出一条条小溪。
  这条寂寂无名的小溪,也是由母亲的呼吸和伸展而生发的。
  虽是无名,但直接与闽江干流乌龙江古道相通,也有久远的历史,存活于小溪两岸的民间沃土里。兴旺之时,石板街上有酒库、海鲜店、肉桌、食杂店、米店、药材店、诊所、制衣店、木材商行;四周农家种些龙眼、橄榄、杧果、白沙枇杷、杨梅、黄皮果、柑橘、荔枝,那都是石板街上最受人喜爱的吃食。
  福州的河流数不清,福州的故事说不完。
  那天,我们来到流花溪公园门口,当地朋友指着溪边一排宣传栏,那上面有福州河流从前和现在对比的图片。凑近一看,让人吃惊。老照片上,有的河面长满水葫芦,水色浑浊;有的一团黑沼,冒着污浊的泡沫;有的漂动着白色塑料、烂菜叶子。两岸拥挤的高楼大厦与残破的平房、工棚一起,紧紧逼到了河堤跟前,若那河能发出声音,一定会哀号不已。
  朋友说,早先他每天傍晚会沿河散步,但后来发现河里的味道越来越难闻,走一趟回来身上刺痒,就再也不敢跟着河走了。
  我们相视无语。这样的情景并非福州独有,前些年即便是在北京,离我家不远的莲花河,夏天也能闻到阵阵臭味。从桥上经过时,不忍探头但咬着牙还是想看个究竟,只见发黑的河水纹丝不动,就像一个酱缸似的在发酵。我想扭头逃开,但腿却迈不动,心里一个劲地想,这可怎么办?怎么办才好啊?
  赖以生存的河,都变成这样了,怎么向后人交代?娃娃们怎么活?
  好在这福州,上世纪90年代初期,习近平总书记在此工作时,就极富前瞻性地提出了“全党动员、全民动手、条块结合、齐抓共治”的内河治理思路,还不止一次地指出:“消灭城市黑臭水体,还给老百姓清水绿岸、鱼翔浅底的景象。”这些话深深地打动人心。近些年福州开展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城区内河综合整治工程,通过对全市河流逐一“望闻问切”,人们把治理的目光从每一条河道延伸到与之关联的河道和支流,延伸到地下管网等污染源头,发现“症状在水中,根源在岸上,核心是管网,关键在排口”,据此提出系统治理黑臭水体的系列措施,每一条都可以说是惊心动魄。
  首先将内河两侧6到12米的房屋建筑全部拆除。接着的大动作是埋设大口径球墨铸铁截污管,构筑城市截污的第二道防线,这在全国算是首创,之所以采用又大又厚的铸铁管,就是因为这东西经得起挫折,不会一碰就损,泄漏污染。这一来,福州全市共埋设了铁管260公里,建起截流井1011座。打个比方,有点像吐鲁番的坎儿井,隔一段与地面有个通道,好掌控维护。
  福州清淤采用的是“干塘清淤法”,不见底不算完,彻底干净,才算放心。清出来的河道淤泥约在295万立方米。这个数字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?100立方米就似一座小山,1万立方米就是一座大山,295万,是一座又一座大山,是愚公移山的山。这些愚公们将山移到了该去的地方,化腐朽为神奇,变废为宝,养花种草,丑变作了美。
  住在城市里的人在雨季都有过水漫金山的担忧,遇到极端情况,还会危及性命。福州全面排查了2500公里雨污管网,同时进行修复、更换、补充。与此同时,从源头上截污治污,全面治理污染源和城中村改造齐头并进。实施源头污染网格化排查,规范整治隔油池、沉淀池、排污口等设施,共排查整治污染源3165个,取缔小散乱污企业132家。近十年里,陆续改造了2500万平方米旧屋区,治理了415个老旧小区,不仅使雨污分流在原来的城中村得以实现,市容市貌大为改观,而且使原先居住于脏乱差环境中的市民大多住进了新房、好房,生活中添了阳光。
  节源之余,还要开流。闽江每日潮涨潮落,通过智慧化调度,每天两次将奔流的1650多万立方米闽江水引入城区,加固、加高水系入江入海的闸门,让水多留。与此同时,打通断头河13条,建设11个大型推流泵站,让内河水流保持在每秒0.2米以上的流速,形成流动的循环水系。
  水流动起来了。水变清了。
  这些看似枯燥,但却凝聚无数心智、无数辛勤劳动的举措,换来了156条河流的新生。
  那本是一个阳光斜照的下午,但来到流花溪边不久,竟飘起了雨丝,轻若游丝地飞下来,在空中悠悠扬扬的,不像是下雨,倒像是一道道撩人的羽纱。
  于是,沿着溪边走去,满眼绿色。
  河坡上长着小草,一片片绕着河堤,伴着小道,虽是初冬,草仍是绿油油的。三角梅也在开花,一簇簇红得似火,木棉树、黄花槐,还有被称作香港市花的红花洋紫荆,都在这小溪边,安然自得。
  寻得一个好所在,一棵大榕树下,桌面似的山石,光滑如镜,四周散落着可坐的石头,喝了三泡工夫茶。伴着草木清香,这茶香似更为清幽。
  眼前的清爽风景,是生态治理之道带来的。人们改变过去“三面光”的传统治理套路,在河畔种下垂柳,缓坡入水处种植芦苇、美人蕉,打造有深潭、有浅滩,长得出水草、藏得住鱼虾的生态河道,还大自然一抹本色。福州市成为首批“全国黑臭水体治理示范城市”,沿河建成一个个开放式的“串珠公园”、滨河绿道,市民们体会到了“推窗见绿、出门见园、行路见荫”的舒心惬意。
  流花溪果然是溪水伴花,水波传香,每行一段,初来乍到的人都会有意外的惊喜。杨柳依依,荷印梦樱,十里花廊美不胜收。走过一座石拱桥,见到那棵已有上千年树龄的大榕树,树干如蟠龙盘踞,枝叶遮云蔽日,正是垂一方之美荫,来万里之清风。树旁的“榕树甲天下碑”成了网红打卡点,不时可见年轻人与树合影,青春与古老相映成趣。榕树不远处,有一座红墙斑驳的香积古寺,相传在唐朝曾盛极一时。如今,这古寺安然守望着流花溪的生机盎然,古榕树下那座名为新新亭的亭台里,休憩的市民一边欣赏美景,一边谈古论今。
  我不由想起京城的莲花河,近些年也经治理,也有了芦苇青草,流水声响,虽然没有这千般花朵,倒也有安逸和欣喜。
  再从这流花溪看去,那福州的156条河流,水清、河畅、岸绿、景美。榕城福州,给祖国的东南沿海增添了十足的风韵。

 

 

  上一条:冬天的仪式感/王本道  (王本道)
  下一条:冬月看戏/王芸  (王芸)  

  发表评论
  相关文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更多...